全部文章,  西行小宝,  首页推荐

 【连载】邪恶的黑暗有多黑?从MKUltra/洗脑到冠毒阴谋

作者:西行小宝Sheri

1/

这篇系列将介绍Curtis Bowers上周去路易斯安那州参加了一场大会后做的视频节目,其中他谈了他从大会不同讲员所讲的不同话题中学到的一些东西。

我们每天都身处激烈的正邪大战之中,有时为好消息踊跃击掌,有时被坏消息带到谷底,有时因DS步步紧逼的逼迫而担惊受怕,有时对所发生的事情大惑不解….

Curtis在这个视频中鼓励我们对这场正邪大战的全貌用属灵的角度来进行审视。或许你因此对这场争战会有更深一层的了解和认识,能帮助你更加知道应该如何参与祷告以及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你不能把邪恶扔一边不管,因为邪恶不会让你悠哉游哉。你必须与之战斗。在此战斗中,你要嘛战胜邪恶、要嘛被牠战胜。”

— Charles Spurgeon (查尔斯.司布真是英国19世纪的著名布道家,有“布道王子”的美誉,他的布道至今仍对全球各地的基督徒发挥着巨大影响。)

大家都倾向于从两党、或保守派与自由派、或支持美国与反对美国来看问题。我认为这些标签是有损害的,因为我们面对的事情是如此黑暗,我们的头脑是无法明白的。常常我们对一些事件采取了走马观花的态度一晃而过,常常,我们甚至无法忍受听或看一些报道,因为实在太黑暗、太怪诞、太卑鄙邪恶….

然而我们唯一需要在乎的是Truth(真理/真相)。任何的Truth只要掺进去一丁点谎言就是完全邪恶的东西,我们必须坚决抵制,并要揭露传讲这种话的人,即使他们是站在我们这边的。我们需要多多祷告,全心投入战斗,因为这些事情几乎是令人难以理解明白的。

我会从中情局/CIA的MKUltra项目谈到垃圾精英们制造出来的冠毒剧及其毁灭性,为要将全球带进他们的阴谋计划里:把人类从地球上抹去。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极端,但是请听听我要讲的话,因为这一切和圣经已经告诉我们的是完全一致的。

我在大会中做了很多笔记,它们会帮助你我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全球的阴谋计划。为什么你要给5岁的孩子打冠毒针?这只是试验针剂,为什么要给他们打?这很可能会伤害他们、甚至杀害他们。为何要在全球推行关闭经济?你明明知道这样做会导致成百上千万的人们死去,因为你将贫穷强加在他们身上。

我们知道关闭经济对控制病毒毫无效果。你无法跑开躲避病毒,你明白这一点了吗?许多时候我们都被宣传骗了。我们以为我们拒绝了病毒,其实没有。

2/

当病毒传播时,最好的方式是通过自然感染病毒或服用药物来保护你自己。你越是企图去征服病毒、让人们躲避病毒,病毒持续的时间就会越长。因为病毒是藉空气传染的,无处不在,感染性极强。

强逼人们戴口罩,却不给可以预防感染病毒的药物,这是邪恶的。全球正在发生的一切以及政府的应对不是出于无知愚蠢,一切都是事先计划、为了实现他们的目标在进行的。

大会中的一位讲员是Dr. Juliette Engel(她的网站:julietteengel.com)。她的讲话极其有力,我第二天早餐时得到机会和她聊了一下。她从前有过著书,但这次大会是她第一次公开讲话。她还是孩子的时候,在加州被拉进了中情局的MKUltra项目。

有些人说这是阴谋论。不是的。你可以看到他们在人身上做试验的视频。他们给人喂药,然后观察他们对一些事情的反应。他们尝试给人洗脑,尝试把人的记忆从头脑抹去,这样他们可以重塑大脑,放进新的记忆,以达到对人的控制。这一切全都是为了脑控。这些事情在上个世纪50年代就在美国发生进行,然后60、70年代…. 她当然认为这一切现在还在进行。

他们显出好像已经停止这样做的样子。我们好像变得比上个世纪70年代更讲道德,没有的!所以,如果他们曾经这样做,他们总是会一直做下去的。

(从9’03″开始Curtis放了一段取自电影“Out of the Shadows/走出阴影”的片段,谈的是中情局的MKUltra项目。)

MK就是拿人做试验,以研究出操控人头脑的方法。

CIA备忘录 – 1951年6月

“控制个人头脑的科学方法”

备忘录里面说,他们的目标就是“… 控制人到一个地步,Ta会违反Ta自己的意愿,按我们的命令行事,即使这违反了诸如保存自我之类的基本规律。

在教会圈子里,MK项目就是以控制头脑的项目出现的,采用手段涉及头脑、肉体、性方面的虐待,还使用影响心理的药物。

对人进行非自愿的脑控试验的决定来自CIA的最高层。Dr. Donald Ewen Cameron使用药物和高强度电击对人进行催眠,以彻底清除大脑记忆,然后再植入新的思想,有时会强制人反复听催眠术信息长达二十五万次之多。

3/

Juliette成功逃离了MKUltra,活了下来。但很多人死在了里面。她尝试过正常人的生活,以班级顶尖成绩从华盛顿大学毕业,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

她知道有事发生了。她几乎感觉到有一种超然魔咒在她身上。每次当她打开圣经尝试阅读时,页面上的字就会开始转动。她的大脑被程式化,以致表现出抗拒圣经话语的行为。

Juliette在62岁时,终于有朋友给她读了整本圣经。在聆听的过程中,她突然意识到,他们把整本撒旦版圣经输入了她的大脑,因为她记得所有的经节,但它们却都被败坏扭曲了。她说:我曾知道的是伊甸园里的那条蛇是耶稣。就是在那个时刻,她意识到他们把整本撒旦版圣经输入了她的大脑。这就是CIA在尝试做的事情:他们用信息把人们的大脑程式化,使人们照着他们所给的信息去思想,然后人们就会照他们想要的方式去行动。

她说:当你知道另一个版本的圣经(撒旦版)时,你会看到到处都是此版圣经表达出的意象/比喻,无论是广告宣传、物品包装,还是Netflix或商品广告… 她看到这一切时的反应是:“噢,那是来自我学的…” “那就是他们给我灌输的…” 这一切对我们的文化如此滲透,基本上我们是被包围了。

MKUltra项目里有数千人,我们都不知道究竟有多少。这个项目通过虐待把大多数人都害死了,其中很多人被当作祭物献给了撒旦。好莱坞的目标就一个:要得到你的孩子。

那些在项目中没死的就被放在了社会上各个关键位置上。

MKUltra的最后一个步骤:

如果你在过程中没死掉,你就要藉献人祭仪式把你的灵魂献给撒旦。一旦人这样做了,Ta就彻底陷进/掉进(编者按:撒旦教)里面去了。

当有人这么做了以后,那些卷入其中的垃圾精英、CIA就会挑选这个人成为下一个摇滚明星、下一个政治家… 让我们忘记背后,你将是下一个工业界领袖… 他们把这样的人放在有权有势的关键位置上,遍布全国各类机构。

当Juliette还是孩子的时候,她已看到这些事情,他们仿佛把全世界能给的一切都给了这样的人(编者按:即被他们完全彻底洗脑的人),交换物就是这些人的灵魂。

因此,当他们愿意如此行的时候,带着他们被洗得干干净净的头脑和他们版本(撒旦版)的圣经,带着完全服从操控他们的那些人制定的规条,就发生了(编者按:我们现在正在目睹经历的)这些事情。

4/

剧本已经印刻在被洗脑之人的脑海里,是反人类的、灭杀种族的。它的终极目标是要杀死每个人。每一个人。这听起来太疯狂了!这也是为什么你知道这来自撒旦,因为撒旦仇视人类,因为人是按神荣耀的形象(编者按:不是指形体,神是灵,没有人的形体,除了曾经取了人形体、来到世上拯救我们的耶稣)造的。撒旦喜爱死亡和毁灭。

MKUltra – MK是什么意思?Juliette知道,因为他们曾经让她对此进行学习背诵。MK就是脑控的意思(编者按:Curtis此处解释说MK取自希特勒的Mein Kampf/我的奋斗),Ultra指中情局最高级别的机密。这是他们所做一切的蓝图,动机是要藉此造出象神一样拥有永生的超人类种族,可以随己意行万事,同时除掉人类。

Juliette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接受MKUltra洗脑的,那时的她还很年轻。她说:我所接受的思想是 – 全球所有黑人都要在1982年从地球上被清除。她甚至还就此在学校写了一篇论文。

因为她那么年轻,人们感到奇怪:她是从哪儿得到这种想法的?她说:他们给我灌输的,说我们要把黑人从地球上完全清除干净。CIA就是这么给他们洗脑的。

你为什么奇怪有计划生育/Planned Parenthood存在?所有这一切很明显就是要对黑人进行种族性灭绝大屠杀。

你听到败腐/拜府说“黑人需要优先打冠毒针剂”吗?这是为了种族正义?那是试验,这就是为什么。这全是照脑控/MK在进行的事情。计划生育是其中的关键角色。

5/

John Foster Dulles(Dulles机场,你听到过那个名字)在二战后立即把所有纳粹医生带到了美国,要他们教CIA如何向美国人民发起宣传洗脑,以便对他们进行脑控、把他们变成绵羊,使他们成为有用的傻瓜,只会照着告诉他们的话去做。

他们把那些纳粹最顶层的邪恶分子都带来了,那些人曾经在犹太人和德国百姓身上做试验。

看看纽伦堡审判吧。看看实际上有多少人被定罪处死。只有一小撮。其他那些成千上万的人都去哪儿了?他们直接来到了美国。

Kevin Shipp曾经在中情局工作,是个吹哨人。他谈到了“回形针行动/Operation Paperclip”:

人们需要知道这件事,因为它被掩盖得很深,又被嘲笑、被划为“阴谋论”。顺便提一句,把人们贴上“阴谋论者”的标签是CIA发明的,为的是转移视线,不让任何人去关注肯尼迪总统被刺杀事件。

他们发明这个词语的目的,就是为了关闭针对他们的所作所为进行的任何仔细检查或者是任何批评调查。球就是这么滚起来的,或者说,把戏就是这么开始玩起来的。

Kevin继续说道:论到“回形针行动”,这是有记载的,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中情局局长Allen Dulles(John Dulles的兄弟)和第三帝国的二号人物Heinrich Himmler有交往。

当第三帝国垮台时,Allen Dulles动手做的就是把德国顶尖纳粹科学家们都秘密带进了美国。他假造了他们的档案,使他们看起来都没有犯战争罪,然后交给了哈利.杜鲁门总统。

他们把这些纳粹科学家带进中情局为他们工作,包括在犹太人(男人、女人和孩子)身上做的人体试验,还有这些纳粹科学家做的心理研究。

中情局使用他们的专长知识,藉“回形针行动”来开展这些项目。中情局所接受的大体就是纳粹邪教信仰。他们还把这些人放在在中情局的领薪名单上。

6/

Juliette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去了莫斯科。这是猜谜拼盘游戏/Puzzle的另外一块,它向你展示我们面对的是完全的黑暗与邪恶。这就是为什么你必须以一个基督徒的身份参与这场战斗。否则,你是在表层参战:我们与他们、自由与奴役……。然而,这场战斗要比这些深得多。这是一场生死之战,这场战斗的意义就在于此。

Juliette是以医生的身份去的莫斯科。因为她心里对那里被贩卖的孩子们深怀负担,所以她想去帮助他们。她开始发现那些儿童人口贩子集团,他们遍布整个苏联。

苏联有三分之一的孩子被他们的父母交给了国家。他们就是这样把父母本该有的对孩子天然的爱从人们心里赶出去了。他们用洗脑手段极其严重地败坏、摧毁了百姓,以致父母没有爱给他们的孩子。

所以Juliette去到那里,开始建立地下秘密通道,好把那里的孩子们救出来。事情做得很成功,数千孩子都被营救出来了。

可是她回到美国后却看到孩子们被分别销售到波斯顿、西雅图以及美国其它城市,他们被贩卖、被虐待、被拿去做试验….

她想揭露这一切,她认为政府需要知道这些事情。于是,她在里根任总统的八十年代去了国务院。里根总统治下的国务院全是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他们威胁Juliette说:你如果揭露这些事情,我们就要彻底毁掉你!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在说什么?我以为你们会说“噢,我们要帮你…”。他们开始对她动手,停掉了她在国务院的工作。

如果你有做过研究,这不应该让你坐卧不安或令你吃惊。我们的国务院在上个世纪Alger Hiss任职的三十年代就被完全接管了,也可能更早,Hiss就是那样进入国务院的。他伙同从苏联叛逃到美国的共产间谍Whittaker Chambers,开始摧毁我们的国家。他雇用内部有同样想法的人,这一直都在进行。

因此,目前的黑暗来自撒旦,是完全的邪恶,不可能对它綏靖,也不可能与它妥协,虽然共和党派的也许认为我们可以与之妥协。他们在推动的一切都如同漆黑的夜晚,是来自撒旦的邪恶(编者按:就如圣经犹大书里所说的“墨黑的幽暗”)。

过去几年中我们看到他们渐渐拿下面具。他们推行的事情显而易见,都是摧毁人类的行为,如挪走给警察的经费、废除监狱、对百姓做毁灭性的事、鼓励邪恶可耻的文化….

7/

另一位讲员David Martin博士详细讲述了这场冠毒恐惧大戏。他谈了戏里的主要角色,还有他们/Martin团队做的一些关键事情,以此揭露这件事有多么邪恶。下面播放Martin博士的一段发言,以帮助大家明白那伙人一直在告诉我们的话中所含的欺骗、谎言和诈骗:病毒逃掉了,现在正在毒害我们,因此,我们必须改变所有事情的做法….

Martin博士:

犯罪阴谋的定义是:两个或更多的人一起合谋不法的行为。我背后的幻灯片是活生生的见证,证明这不是一个理论,而是一个国内恐怖犯罪阴谋。让我们来读一下,以便把他们说的话准确记录下来:

这个打针强制令是冠毒诈骗腐败组织集团(RICO)阴谋家在2015年策划的。

“… 除非一个传染病危机变得真实、就在眼前、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人们通常都是置之不理的态度。为了让基金能延续到危机之后,他(即Daszak)说,我们需要增加公众对医疗对策/MCM的理解,比如涵盖所有流感或所有冠毒的疫苗。”

女士们,先生们,上面这段陈述是Peter Daszak在2015年讲的。2008年,世卫说冠毒已被根除。那么,在2015年举行的国家科学院会议上,为什么他们为了一个不存在的东西说:我们需要全世界接受一个全球通冠毒疫苗?你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因为你们就是一伙犯罪阴谋家!这就是为什么你们要那么做。

更糟的还在下面:

“一个关键的驱动者就是霉体,经济会随着大肆宣传接踵而至,我们需要使用这样的宣传为我们所用,以解决真正的问题。投资人如果看到此过程的结局有利可图,他们也会做出回应的。”

这是引用Peter Daszak的原话,这段话是在2015年举行的国家科学院会议上讲的。尽管言论如此恶劣,作为对会议的跟进,他们决定在2016年2月把讲话公开发表出来。

女士们,先生们,这正是对所犯重罪的承认!这项重罪就是国内恐怖主义。

2019年9月18日,世卫发表了一个陈述,说我们将会在2020年9月举行一个全球模拟活动,此活动针对的是“因发生意外事故而导致呼吸道病源体被释放出来的情形。这样,我们才能让全世界接受一个全球通病毒针剂”。

8/

Martin博士:

2019年9月19日,川总签署了一项行政令,Dr. Martin在此特别强调的行政令内容是:“这些平台技术包括DNA,mRNA,病毒样S颗粒,基于带病毒体的、以及自动组装的纳米分子疫苗。”

大家看到,以Anthony腐气、中国CDC、Bill&Melinda盖刺基金会为首的一伙非法犯罪阴谋集团刚说:我们要建造一个全球通冠毒针剂,第二天川总就签署了那个行政令。我猜测那个行政令不是川总写的。但是,我的要点是这不能免除作为一个领导者的败笔之处。

(编者按:Dr. Martin不认为这个行政令是出自川总之手,但同时他认为这是川总的失职。我知道群友中也有一些人不理解川总在处理冠毒针剂上做法。但根据我们所了解的Q计划以及本群群主小宝多次的解说,我相信川总这么做是有他的原因和目的的,期待将来川总自己对此给大家一个解释。)

Martin博士继续说:现在,我要给大家一条快速时间线,以帮助你们明白我是怎样做我在做的一切的。

我们先回到1990年。你们听对了。1990年,辉瑞申请了第一个犬属/canine冠毒针剂专利。你们知道那个针剂是什么吗?S-1刺突蛋白!有人之前听说过S-1刺突蛋白吗?

是的,这是生物武器。它的蛋白序列取自冠状病毒模型。它是生物武器,不是病原体。我们需要开始使用正确词汇,因为你们知道父母们不会做什么吗?如果我们告诉父母们他们的孩子被注射的针剂是武器时,我们就不会有那么多父母送孩子去挨针了。

你们若继续使用“疫苗”这个词,就很可能会输掉每一次争辩。但如果你们开始实事求是地称呼它 – 一个生物武器,一直以来为人所知就是生物武器,(编者按:这句话没说完,Martin博士话锋转了。不过,该句话的下半节大家肯定能自己填上的。)

我来根据我们自己的官方定义给大家读一下生物武器是什么:18 US Codes,Section 175(美国法规18,第175部分)。顺便插一句:这么做的刑罚是终身监禁。

“无论是谁,明知故犯地发展、生产、囤货、输送、要货、存留、或占有任何生物有毒或可用作武器的输送系统,或者,筒子们,此处关键部分,注意听此法规的用词,或者明知故犯地协助外国或任何组织如此而为,或者企图、威胁、或合谋做同样事情,将按此规被罚或终身监禁或两罚合一。”

9/

Martin博士:

女士们,先生们,这就是我在谈的事情。因为S-1刺突蛋白就是生物武器。是武器,而非来自大自然,而且它实际上是被增强了的。

1999年,Antony腐气决定使用此特别蛋白序列来做针剂(编者按:因为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疫苗,所以就译成“针剂”)传病媒介。我多么希望我能编出这件事来,但是我编不出来,因为它碰巧是真实发生了的事实。

腐气叫北卡大学Chapel Hill分校的Ralph Baric博士(编者按:就是拿着腐气给的、来自我们纳税人的钱去跟武毒所/WIV的蝙蝠侠石某勾搭合谋的那个家伙)制作“载体疫苗”(一种新的疫苗制备技术)/infectious replication defective clone。

这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增强对人类的伤害!就这意思:你拿来个东西,使它变得更加致命,然后在2002年,你把它拿去申请专利。

请停止谈论中国病毒,没有的事。根本就没有。请停止谈论病毒,也是没有的事。只有一个生物武器,建于1990年,于1999年完善,2002年申请了专利,并在同年用在了人的身上,就是萨斯第一次的爆发。

我们从未使用过任何RTPCR(逆转錄聚合酶连锁反应)来测试任何冠状病毒。我们测试过蛋白片段。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们在寻找子弹的证据,就像我们在一起法庭案子中会寻找一颗子弹上的来复线图案一样。RTPCR做的就是这个。

请停止使用令我们深陷奴役的词汇,我们要开始使用Truth(真理/真相)的词汇,即:这是生物武器,它被建造出来的目的是消灭人类(Martin博士讲话片段到此结束)。

Curtis Bowers:

我很确定的是,如果你去Martin博士的网站,你会看到更多的细节和信息,因为在他的讲话里,他谈及了所有的专利、日期,所有事情加在一起,清楚显示这一切都非意外,而是计划好的;也显示出是带有目的性的,显示出这是要把我们带上超人类/Transhumanism的道路上去。

发动这场攻击的罪犯们脑子里只有一个目标:要摧毁我们视为最宝贵的一切。他们要清除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宪法第二修正案权利、拥有私人财产权,等等。

10/

Curtis:

这就是一场战争,我过去谈过。我们身处一场属灵战争,但我们时常忘记这点。这是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属灵争战,因为我们的对手极其邪恶。他们不是被误导了,不是愚蠢,不是不了解信息或不称职… 他们是邪恶至极,核心与魔鬼无异。

我越是研究这一切,我越是认为我们一直以来太天真了,以为那些没有跟随基督的人还是心存善意的好人,只不过没有口头上说他们不是基督徒罢了(编者按:我相信Curtis此处指的是那些有权有势的非基督徒)。

我们不认为有些人在悖逆神的时候跟随了撒旦,走在了牠的路上,做牠要他们做的事。这当然是真实的现实,但我不认为我们曾经真的这样想过。我们只是想:“噢,这就是愚昧无知的人Vs./对那些知道Truth(真理/真相)的人。”

不是这样的!在中间部分是有一些无知的人,他们对任何事情都不大了解,他们特别容易听信谎言,因为他们在灵里是瞎眼的。

但另一方面,撒旦的能力又是如此之大,我们需要明白这点。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投入属灵的层面来战斗。因为撒旦有一个计划,牠仇视人类,牠在全球有数百万的跟随者。而且他们大都处在各地的权利位置上,是牠把他们放在这些位置上的。他们在这些位置上只有一个目的,他们知道他们的游戏计划是什么,那就是他们在竭力完成的事情。

我们有我们这边的好人在那里(一些权利位置上),但却迷失了。面对所有问题,他们完全懵了。“我该投票支持哪个法案?”这些都是废话。另一边才不这样呢,他们属于撒旦,邪恶到核心。他们知道他们的阴谋计划,因为撒旦告诉了他们,如水晶般清晰,那就是他们在做的事情。

在冠毒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情。他们一直都想获得批准来编辑人类基因组,即对人类进行基因编辑,给人加点动物的东西,尝试造出半兽半人的生命。如果你觉得我听起来像是疯了的话,告诉你现在全球都在做这事。他们一直在研究此事,好像还想把事情公开化。

美国有个Sherlock生物科学集团,一直在和中共合作做这事。但在所谓大流行病期间,唯一可以让基因编辑得到批准的方式就是通过紧急使用授权获得。

所以,当我们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分散时,他们偷偷把申请塞给FDA,然后就被批准了!这个技术叫Crispr(是存在于细菌中的一种基因)。下面是几个小视频,介绍这个技术。第一个是Alex Newman。你会看到这一切有多么黑暗。

11/

Curtis:

这不是让人类进步或治愈疾病,他们从来不想那么做。为什么?因为地球上人口太多。我已经多次告诉过你们,他们纸上写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把世界人口降到5亿以下。

所以这就是他们的头号目标,永远别以为他们会想治愈癌症或其它疾病!他们想制造疾病、制造病毒,做任何事情,比如制造战争,只要能减少世界人口。这就是那些有权势的人、那些垃圾精英们和那些躲在幕后用魔力操纵的人,他们的目标。他们借助操控全球绝大部分企业,获得了巨大权势,加上整个教育系统在为他们效力洗脑,他们正在朝着他们的目标努力前进。

下面这几个小视频会让你醍醐灌顶,我希望你看了以后会明白你需要多跪下来祷告,你需要问我们的总指挥(耶稣基督):祢要我做什么?祢要我参与哪些战斗?祢要我去影响谁?….

我们需要得到前行方向的指示。他们的总指挥(撒旦)有给他们清楚指示方向。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把我们打得好惨的原因。我们一直没有听从我们的总指挥耶稣基督。

Alex Newman :

这些事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他们就造出了一个遥控装置。

视频报道:

控制大脑研究并非新事,这一领域的历程碑出现在上个世纪的60年代。Jose Delgado博士把收音机的天线绑在电极上,植入一头西班牙斗牛的大脑中。当公牛冲刺时,Delgado博士用电动开关操控公牛的肌肉反射,成功刹住了公牛的冲刺。

(视频结束)

我从洛克菲勒大学的网站上下载的信息:也就几年前,他们可以遥控老鼠。现在他们已经不需要把电极和大脑连在一起了。你只需要操作大脑中的开关就成。他们直接宣布了这一技术,脑控已不再是牵强附会的事情了。这样的事在Jeffrey Friedman的实验室里面天天都是家常便饭,尽管试验对象是老鼠,而不是人。

他们用了从水母身上获得的绿色荧光蛋白质,叫做荧光素酶,还用了来自骆驼的一种特殊抗体,以及装在黏糊袋子里的铁颗粒。你们听说过在这些冠毒针剂里发现的奇怪东西吧?金属颗粒?另外还用了能穿刺膜的蛋白质做成的、等同细胞的门。所有这一切都是由基因工程制造的病毒来负责输送和安装的。

Friedman团队意识到他们能够使用基因工程制造的病毒来造出进入神经细胞外膜的入口。然后他们把老鼠身上的开关一开,就可以让老鼠饿或不饿。想想这里面包含的可能性…

12/

Alex:

不久前的一次60分钟节目介绍了一位作者Yuval Noah Harari,他写了一本新书叫做“Homo Deus/人神 – 明日简史”,意思就是人可以成为神。他们胆敢现在把这种事情拿出来亮相,表明背后有更大的阴谋要推出来。这好像是在说:嗨!我们需要全球规则,我们需要全球一体化系统,这样才能把一切纳入控制范围。

Harari这个家伙是得到了奥粑、魔剋尔背书的,还和屎经坛/WEF的洗碗布/Schwab称兄道弟,曾去WEF传扬他的“福音”,就是超人类主义。下面是Harari在60分钟节目上讲的一段话:

我们很快就有能力重新制作我们的身体和大脑了。无论是制作,还是把大脑直接和电脑连接起来,甚至创造出完全非有机的个体,即AI/人工智能,完全不需任何有机身体或大脑。这些技术正在突飞猛进的发展中。

Alex医生继续说道:他们是很严肃认真的。Ray Kurzweil是谷歌的首席工程师。他与Homo Deus的作者Harari是这场超人类运动的领军人物。

Ray Kurzweil说:我们正在以所创造的智能技术崭露头角。我们大概需要40年左右的时间,就可以真正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提供支持。实际上,我们正在变得越来越非生物化了。我觉得我们会变成一种生物大脑与非生物的云端衍生相结合的混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