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 中国秘密太空计划 以及 中国的统治思想-大狗哥专栏【x f Column 】

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勝也。—孙子兵法 战不在兵,造化游戏 。。。海疆万里尽云烟,上迄云霄下及泉 —推背图 56

中国兵法,源远流长。与克劳塞维茨将战争比作放大的格斗不同,中国的兵法似乎更如同下棋。尤其
面对更为强大的对手时,中国的兵法是绝不讲究鱼死网破的。现代的战争,其广度和维度,已经远远
不是拿破仑时代可比。尤其是面对实力上全面碾压自己的对手时,中国的领导者,便更加善于琢磨如
何避免自己的劣势,而创造打击对手的机会,甚至最好不过是达到自保而全胜的“伟大战略目标”。

中国的官方历史语境中,和辉煌灿烂的古代史相提并论的,便是屈辱的近代史。其中最为耻辱的,便

是所谓的鸦片战争到中国人“站起来”这之间的所谓百年国耻。这种以仇恨为导向的语境,塑造了中

国人现在面对曾经的“西方列强”时骨子里的自卑,而自卑的人,往往却最为热衷于捍卫自己,以至

于显得反而是自大。正如某位“一代天骄”所说的,所谓在战术上谨慎,而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尽管

在行动上非常小心甚至隐忍,但是中国领导人或者真正的政策制定人的胃口,却往往出奇的大。单纯

的打击对手,是远远不够的。这种战略上的藐视,加上思维中长期的二元对立,以及极强的斗争思

维,带来的战略部署,那是不给对手带来彻底的毁灭而绝不罢休的。过去的一年,我们也见证了这种

战略思想的付诸实施。实际上,这以一整套的战略部署,应该是早在中国打开国门甚至之前便已经确

定了下来。韬光养晦,那是为了以后争霸的,广积粮,也是为了缓称王做准备。至于为了达到目的而

采取的手段,用一个词形容,那就是不择手段。这个形象,就正如一部著名动画片里,整天忆苦思甜

然后咬牙切齿的兔子一样。
“伟大领袖”说过,要把朋友弄得多多的,敌人弄得少少的。可以想象,中国真正的领导者们,绝不
会是牌桌上的 地主,而很可能反而是来斗地主的。中国的领导者相信,当正面对抗毫无胜算的时候,
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内部将敌人分化瓦解。去年所揭露出的美国政界之极度腐败,也极好的反映出了中
国领导人们所下的功夫之入木三分。然而,在一点上,中国的决策者们,显然是错了。美国的毁灭,
真的就会带来中国的所谓崛起么?甚至换句话说,世界的阴谋集团,真的会看着中国将美国彻底打垮
在地么?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也就是说,虽然近期的战术目标非常一致,那就是对美国进行所谓网络
珍珠港式的打击,但是在长期的战略目标上,可以想象,中国的阴谋家们,(如果还有一点自己的主
权而不是彻头彻尾的提线木偶的话),和世界上老大的阴谋集团,是存在根本差异的。老牌的阴谋集
团,怎么可能允许新的野心家“星辰大海”呢?更有甚者,在所谓盎格鲁萨克逊计划的背景以及人口
减灭计划之下,怎么可能让十几亿中国人占领美国呢?很明显,中国的阴谋家们,可只是这一大盘棋

中的,一个部分而已,甚至替人做了马前卒,都是完全可能的哩。通过对权力和控制的欲望来利用他

们,这是阴谋集团在历史上对野心家们的一贯套路。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和中国这些老干部们天马行空,充满魔幻主义的战略宏伟蓝图相比,他们在一些

具体的议题上,往往又极度的“现实主义。当号称价值五个师的钱学森教授历经艰险回到祖国的怀抱

时,尽管受到了热烈的欢迎,然而中国的领导人们很明显更喜欢一些立刻见效的大玩具,加上迫于窘

迫的国际和经济环境,钱便风尘仆仆的投入到了常规的中国核计划之中。当大玩具都完成之后,钱便

似乎,被束之高阁,无用武之地了。实际上,对于钱这种吃过见过的人来说,区区发射一个卫星上天

那是完全枯燥而乏味的事情。要知道,钱是冯卡门的得意门生,还是美国火箭计划的早期创始人之

一,他同时拥有所谓的最高机密权限,甚至参与过对纳粹科学技术的逆向研究。很明显,和这些事情

比起来,两弹一星是极其枯燥儿乏味甚至小儿科的。于是根据麦可萨拉教授在红龙觉醒这本书之中的

描述呢,钱便积极的申请资源用来建设中国的秘密太空计划,甚至建立了对人体特异功能进行研究的

机构。然而,波涛汹涌的中国政治环境显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很难想象这个时候中国的高层领导者

会对神秘现象毫无耳闻,实际上很可能他们不光有所耳闻,甚至是神秘现象的忠实信徒。比如,毛就

是神秘现象的一大热爱者,在毛去世的那年,有一次毛听说了东北的陨石坠落,于是哀叹道自己也时

日无多了,警卫员试图安慰“伟大领袖”,然而毛深以为然。据称西藏驻军的最高司令甚至亲眼见到

活佛虹化,加上对秦始皇陵墓禁止发掘的命令,很明显中共高层对神秘现象是知情的。如果说这是钱

无法大展宏图还是由于窘迫的经济条件,那文化大革命的爆发便彻底打乱了钱教授的愿景,钱也不得

不在多个政治势力的角斗之中自保,是断然谈不上进行他所感兴趣的研究的。文革的十年彻底打乱了

钱的诸多科研计划,可以想象如果没有文革,小粉红们可能在 80 年代就已经谈论星辰大海了。

以下为当时的一些背景:

关于钱学森在六七十年代的经历,他的秘书涂元季在凤凰卫视访谈节目中
只是笼统地提到:“他是非常非常地谨慎处事……他内心有多少,我们不要
去问。文革中他没有倒,当然中央很保护他,他自己也很注意处理各方面的
关系,甚至注意自己的言行,要跟中央保持一致。” 这是一段很有深意的谈话。早在一九五八年,钱学森向党交心所写的检讨和 其他材料“都定为‘绝密’级,不准向外扩散”。看来从这个时候开始,党 的高层领导就启动了一项秘密计划,要把这位在美帝国主义那里受过迫害的

“苦大仇深”的科学家培养成为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又红又专”的样 板。它的第一个措施就是控制有关钱学森的一切资讯,只让人们知道他红色 的一面。另一个措施,就是减少他同普通民众的接触。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 运动中,钱学森参加了到北京郊区农村去吆麻雀(注:指驱赶麻雀。让其不 能落地停歇而死)的“除四害”,中央知道后,立即指示:“像钱学森这样 的科学家,党有更重要的事请他办,以后这样的活动再不要让他参加了。”

在文革的末期,由于压宝,钱选择了拥护毛对邓的批判。毕竟,钱需要高层的支持,来发展自己真正

热爱的秘密太空计划。很不幸,这次钱押错了宝。随着毛的轰然离世,和四人帮的倒台,邓在政治斗

争之中峥嵘毕露。钱于是再次被打入冷宫。有趣的时候,当时的里根总统曾经在联合国发表映射外星

智慧生命的讲话,甚至含沙射影的提到“人类会团结起来,如果知道我们面对世界之外的威胁”这种

话。根据 whistleblower 们所说,后来美国组织了一次对 UFO 研究的秘密会议,与会的有世界各个

主要国家。相关的信息当然以传到了邓等中国领导者的耳朵里,然而谨慎的邓认为关于 UFO 的事情

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又一个烟幕弹或者陷阱,于是没有正面积极的回应这个倡议。

在中国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之后,钱才有更多的空间进行自己的研究,同时中国的宇航科技也开始了

迅猛的发展。这也是中国神秘事件高发的一段时间,比如野猪河中俄边境的飞碟坠毁事件。并且伴随

着民间的气功热。钱对气功热是非常的拥护,这也成了气功热被扭曲,没落之后科学教徒们以及所谓

理性反思人士们对他口诛笔伐的重要方面。钱的才能在这一阶段,很明显有了更多的运用空间,中国

的秘密太空计划,也开始了它的步伐。。。

发表评论